俄登山队登高峰展示瓦格纳旗帜俄边境居民纷纷逃离别尔哥罗德

俄乌冲突已持续470天,扎波罗热方向,在大诺沃希尔卡区域的战斗仍在进行中,新顿涅茨克斯基村周边的阵地,俄军第37近卫摩托化旅组织了多轮反击,又夺回了这个区域的阵地,乌军目前后撤了大约500米。

在布拉戈得涅区域,乌军继续围攻俄军阵地。利沃皮里北侧、诺沃达尼夫卡南侧和涅瓦德涅北侧的多处地点双方有交火。

巴赫穆特区域,乌军继续在北侧围攻比尔希夫卡和杜波沃瓦西里夫卡,目前乌军已经控制了别尔希夫卡南侧靠近水库的区域。

巴赫穆特南侧的战斗,双方继续围绕克列谢耶夫卡北侧和西北侧、库尔久米夫卡西侧运河区域展开争夺。

库皮扬斯克方向,俄军继续在马休季夫卡与利曼佩尔什区域的森林中与乌军进行争夺,战线没有大的变化。

克里米纳区域,双方在迪布洛瓦森林区、比洛戈里夫卡以及南侧的斯别内涅区域发生交火,目前战局不明。

俄罗斯国防部战报:在过去的24小时里,乌军共损失191辆坦克与装甲车辆、14门身管火炮与火箭炮、2架固定翼飞机、41架无人机、72辆各型车辆被摧毁。

在库皮扬斯克方向,俄军阻止了四个乌克兰破坏和侦察小组的活动,并消灭了40名乌军,摧毁了1辆装甲车、3辆汽车和3门“冰雹”火箭炮。

在过去 24小时内,南部集群击退了乌军第56摩托化步兵旅、第57机械化旅、第24机械化旅和第3突击旅的进攻。415名乌军被消灭,两辆坦克、九辆装甲车、六辆汽车,以及若干2S1自行火炮和2A65榴弹炮被摧毁。

乌军在顿涅茨克新沃涅茨科耶地区的进攻被击退,190多名乌军被消灭,8辆坦克、20辆装甲车、12辆汽车,以及若干美制M777榴弹炮、2S1自行火炮、D-20、D-30以及2A36榴弹炮被摧毁。

在扎波罗热地区,乌军第128山地突击旅的弹药库,以及美制AN / TPQ-36反炮兵雷达被摧毁。

在库皮扬斯克方向,西部集群在哈尔科夫和卢甘斯克地区对乌军造成重创。三个乌克兰破坏和侦察小组的行动被制止。50多名乌军被消灭,三辆装甲车、两辆汽车以及一门美制M-109A6“帕拉丁”自行火炮被摧毁。

在红利曼方向, 中央集群在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地区对乌军造成重创。两个乌克兰破坏和侦察小组的活动被阻止。

白天,70多名乌军被消灭,两辆步兵战车、五辆汽车、一门2S1自行火炮和一门D-20榴弹炮被摧毁。

在赫尔松方向 ,60名乌军被消灭,五辆装甲车、两辆皮卡车、一门美制M777榴弹炮、一门2S1自行火炮和一门2A65榴弹炮被摧毁。

俄陆军航空兵、导弹部队和炮兵部队在137个地区对乌军人员和军事装备,以及93个炮兵分队实施了火力打击。乌军第67机械化旅和第44炮兵旅的指挥观察所在卢甘斯克和扎波罗热地区被摧毁。

乌空军的一架苏-27战机在顿涅茨克地区被俄防空部队击落。一架乌空军的米格-29战机在扎波罗热地区被击落。

此外,22架乌军无人机在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和赫尔松地区被俄防空系统击落。

乌克兰国防部战报:在过去的24小时里,俄军共损失了13辆坦克、17辆装甲车、41门身管火炮与火箭炮、1架固定翼飞机、1套防空系统、7架无人机、17辆汽车以及超过880名军人。

▲赫尔松沿岸第聂伯河水位已经开始缓慢下降,受灾最严重的是河左岸的俄军控制区域

▲巴赫穆特方向, 乌军用随身佩戴的GoPro拍摄的第3独立突击旅突击的镜头

▲马克龙谈及“北约脑死亡”表示,普京用一次“电击”让北约清醒;北约变得更加团结,这是普京没有想到的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6月2日对外表示,要在乌克兰达成“公正与持久”的和平协议,俄罗斯就必须从所有控制的乌克兰领土上撤走军队

▲俄罗斯国际象棋大师谢尔盖·卡里亚金为在前线执行作战任务的中央军区举办了国际象棋大师表演赛

▲6月1日,俄罗斯登山队登上了俄罗斯和欧洲的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山,并在山顶升起了瓦格纳旗帜。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瓦格纳集团老板普里戈津在猛批俄罗斯国防部的同时,与自己的“好兄弟”车臣总统卡德罗夫之间的矛盾也逐渐公开化

据俄罗斯卫星社6月7日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当天表示,西方集体对卡霍夫卡水电站事故的反应完全可以预见。

报道称,她在卫星社广播节目中说:“在所有类似情况下,西方的反应都是百分百可以预见的。它无休止地想把发生的一切归咎于俄罗斯,而不管它是实际发生,还是想象出来的。”

扎哈罗娃指出,针对“莫斯科在卡霍夫卡水电站进行”的指责是西方对俄进行信息战的一部分,其目的是为了加大对基辅的资助。

报道称,她说:“其次,它是信息心理战的一部分。无休止地将他们国家内部、外部、周边发生的一切与我国联系起来,以便在他们自己民众那里,在西方国家保持对俄罗斯周边局势、对整个俄罗斯的歇斯底里态度。他们需要拿出巨额资金,需要向民众解释为什么要拿出这些资金。”

据俄罗斯卫星社6月6日报道,南非总统办公室消息,非洲国家领导人确认可在6月中旬访问俄罗斯和乌克兰,以寻求解决俄乌冲突。

报道称,非政府组织布拉柴维尔基金会此前表示,非洲领导人在和平倡议框架内访问乌克兰和俄罗斯的筹备工作已经完成,预计将在6月底前成行。

据报道,南非总统拉马福萨会见了科摩罗总统兼非洲联盟主席阿扎利、埃及总统塞西、塞内加尔总统萨勒、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和赞比亚总统希奇莱马。

报道称,南非总统办公室在消息中说:“领导人们同意,将既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又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就该地区停火和持久和平的要素进行互动。”

据报道,南非外交部国际关系与合作司司长赞恩·丹戈尔此前表示,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和其他五个非洲国家的领导人将在和平倡议的框架内,于6月访问莫斯科和基辅。

据俄罗斯卫星社报道,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6月5日称,俄罗斯已下定决心,永远不再依从华盛顿强加的规则。

拉夫罗夫在到访俄罗斯驻塔吉克斯坦第201军事基地时说:“俄罗斯已下定决心,永远不再依从华盛顿强加的‘规则’,它即便不是很快,也是一直在丧失其作用。越来越多的国家对其感到失望。”

他提到,西方长期建立和宣传的机制,一夜之间就被翻转对付那些试图在世界上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和“以自己的头脑生活”的人。

他总结称:“俄罗斯联邦只是因为我们的历史代码、我们的根,我们对先辈以及他们遗留给我们的东西的记忆才处于最前沿。”

拉夫罗夫还说,欧洲选择了与俄罗斯开战的道路,如果是这样的话,俄罗斯应达成自己的目标——比欧洲人更光明正大的目标。

据美国《》网站6月5日报道,自俄罗斯去年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以来,乌克兰政府和北约盟友在它们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发布了三张看似无害的照片,随后又悄悄将其删除:一名士兵站在一群人中间,另一名士兵在壕沟里休息,还有一名急救工作者在一辆货车前摆姿势。

报道称,在每张照片中,这些身穿军服的乌克兰士兵都戴着印有纳粹德国臭名昭著的符号的徽章,这些符号后来成为极右翼仇恨组织符号的一部分。发布这些照片后又删除,凸显了乌克兰军队与纳粹形象之间盘根错节的关系。

报道指出,这种关系现在变得特别微妙,因为俄罗斯总统普京宣称乌克兰是纳粹国家并以此作为俄军发起特别军事行动的理由。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