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史上最牛逼的坦克指挥官单枪匹马干掉英国50多辆坦克和装甲

1944年6月6日,美英法等盟军发起了“霸王行动”,在位于法国西北部的诺曼底地区进行大规模抢滩登陆。德军大西洋防线被狠狠撕开了一个两百多公里的缺口。得知西线局势急剧恶化的希特勒急忙命令全面反击,务必将登陆的盟军赶回大西洋。

在盟军花费两个月才结束的登陆行动中,一场发生在法国维卡博莱日小镇的战斗,让人们彻底记住了一个王牌坦克指挥官的大名——米歇尔·魏特曼。

早在诺曼底登陆前,魏特曼就在血战正酣的苏德战场上,拿下了丰厚的战果,成为了当时著名的东线坦克王牌。例如,在纳粹德国入侵苏联初期,魏特曼指挥着三号突击炮,在遭遇八辆苏军坦克的围攻下,仍然能击毁其中六辆。

1943年,魏特曼加入了党卫军的第一装甲团101重型装甲营,并成为一辆虎式重型坦克的指挥车长;直到1944年初,魏特曼回到德国接受希特勒授勋前,已经击毁了117辆坦克。此时的魏特曼获得了二级铁十字勋章、一级铁十字勋章、骑士勋章、橡树叶骑士勋章等荣誉。

这位王牌深受高层重视,作为高层重要的宣传工具,魏特曼休假期间,在德国巡回演讲宣传,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喜提外号“黑男爵”,并在结婚大喜之日,希特勒甚至亲自参加,赠送魏特曼夫妇《我的奋斗》。盟军发起了诺曼底登陆后,魏特曼上尉便接到上级指挥官迪特里希的紧急命令,带着预备队101重坦装甲营的四十多辆虎式重型坦克,朝着诺曼底出发了。

由于德国空军已经丧失了诺曼底以及周边地区的制空权,101重坦营在支援的路上遭到盟军的频繁空袭。240公里的路程走了五天,魏特曼车队才进入了双方的交战区内。由于空袭炸毁或者机械故障,魏特曼手中可用的虎式坦克已经剩下可怜的六辆,魏特曼将重坦营驻扎在通往法国战略城市卡昂的捷径的维卡博莱日小镇附近的树林中,以躲避盟军的轰炸。

此时,英军整编第七装甲师所属22装甲旅往维莱博卡日推进,并计划占领该地区后,准备下一步夺取战略城市卡昂。

魏特曼手里的6辆虎式坦克和第22装甲旅相比,数量差距悬殊。更糟糕的是,这一支英军装甲部队已经装备了M4A4谢尔曼-萤火虫坦克,这种坦克配备了一门17磅76.2毫米58倍径反坦克炮,其发射的穿甲弹和脱壳穿甲弹,能在1000码距离击穿虎式坦克的正面装甲,对德军构成了严重威胁。

难以复制的神线号虎式坦克,在前往维莱博卡日的高速公路附近不到两百米的一片高地树林中进行战术侦察,希望摸清楚英军实力,然而英军先头部队早已占领了维卡博莱日,并且不断地增加兵力。

当魏特曼发现车辆排成一字长蛇代·的英军时大吃一惊:“克伦威尔”巡洋坦克、满载士兵的M21半履带装甲运兵车、M5斯图亚特轻型坦克、拖曳式6磅反坦克炮……浩浩荡荡的车队正在往维卡博莱日小镇开拔。

魏特曼陷入两难,手里的坦克数量却捉襟见肘,面对一百四十多辆敌军车辆,现在出击实在很难;如果向上面请求调集友军增援,那么求援的无线电被盟军截获后,己方将面临暴露被全歼的危险,而且这么一耽搁,大好战机错失,失不再来。

虽然实力悬殊,但是魏特曼却做出了人生中最大胆的一次决定:立刻出击!已经没有多余时间集结友军的魏特曼,命令己方的三辆虎式在后方掩护支援,而自己的212号虎式直接开出了藏身地,单枪匹马往英军车队杀去。正在公路休息的英军看见一辆虎式朝他们驶来时,惊慌失措。

作战经验极其丰富的魏特曼,采用掐头去尾打中间的战术。打出第一发炮弹就击毁了一辆领头的“克伦威尔”巡洋坦克,接着又击毁了车队尾部的一辆装甲车,英军被堵在公路上进退不得,陷入一片混乱、已成惊弓之鸟的英军士兵纷纷弃车逃命。娴熟的魏特曼车组瞄准一辆辆英军装甲车,边移动边射击,几十辆装甲运兵车和轻型坦克相继爆炸起火,整条公路,到处都是燃烧的残骸。

魏特曼车组和后方3辆虎式已经摧毁了公路上整个英军车队,战果颇丰,本可以鸣金收兵的魏特曼,却做出一个更大胆更惊人的决定,3辆友军虎式在外面掩护,而自己单车杀进维莱博卡日小镇。不得不说这个想法确实非常冒险,因为哪怕再硬再厚实的重型坦克,在进入城市巷战后,如果没有友军配合,哪怕是一个小兵,都可以利用坦克的视野盲区发起攻击,坦克面临反坦克枪、破甲手榴弹、燃烧瓶、反坦克炮、地雷等各种反坦克武器的全方位立体威胁,危险系数非常大。

但魏特曼依旧选择进攻,沿途遭遇三辆M5斯图亚特轻坦的射击,然而它们发射的37毫米炮弹打在虎式的装甲上被全被弹开,公路上又多了3辆燃烧的破铜烂铁。

212号虎式终于冲入了维卡博莱日小镇,在主干道上横冲直撞的魏特曼同时遭遇到“克伦威尔”坦克和谢尔曼萤火虫坦克共四辆。在狭窄的街道上,魏特曼硬是凭着极其灵活的坦克走位,弹开躲开不少的来袭炮弹,并把对手挨个点名击毁。

英军很快想出了应对战术,派出一辆克伦威尔坦克和一辆谢尔曼坦克作为诱饵,吸引虎式的火力,然后用利用萤火虫坦克的强悍击穿能力偷袭虎式,另一辆克伦威尔坦克偷袭魏特曼尾部,并在重要街口布置了多门反坦克炮,只为消灭这辆唯一的虎式。艺高人胆大的魏特曼在消灭了21辆英军坦克后冲进小镇中心。这时候,萤火虫坦克的17磅炮跟虎式的88炮展开对射,萤火虫坦克周围的建筑在轰击中倒塌,埋住了萤火虫,魏特曼认为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开始脱离战斗。但偷袭的克伦威尔坦克已经出现在212号虎式的身后,并发射了两发75mm穿甲弹,所幸依旧没击穿。魏特曼立刻调转炮口,报销了背后的克伦威尔坦克。

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以及如此混乱的局势,魏特曼车组一边撤退一边射击,这样退出到友军的高地下可以得到3辆虎式的火力支援。在撤退出小镇途中,在街道上突然遇到英军多门反坦克炮近距离射击,混乱中,魏特曼的虎式坦克被炸断了履带,还好炮塔未卡住;魏特曼指挥着动弹不得的虎式,硬抗着密集的炮弹,将周围能看到的目标全部击毁后,才下令弃车逃生,经过六公里的长途跋涉,终于返回了德军指挥部。

6月13日上午,魏特曼在维莱博卡日的单枪匹马之行,足足摧毁了英军55辆坦克和装甲车辆,这一壮举的战术胜利,导致两个月内,英军都未能攻下法国战略城市卡昂。魏特曼的事迹在双方阵营流传,盟军对其十分敬佩。

魏特曼走上了人生巅峰。7月,希特勒亲自颁发魏特曼一枚双剑银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魏特曼也成为整个二战中坦克车长中授勋最多的人;同样,魏特曼在诺曼底也走向生命的终点。

1944年8月8日,已经是101重装甲营营长的米歇尔· 魏特曼上尉坐着007号坦克,率领着仅剩8辆坦克迎击盟军的三百多辆坦克。此时的德军日薄西山,明知必死的魏特曼却依旧踏上了反击的路途。在前往卡昂的法莱斯科公路上,魏特曼遭遇了英国和加拿大军队的袭击;盟军的谢尔曼-萤火虫坦克开到几百米的近距离朝着虎式坦克密集射击。

这一次,魏特曼再也没有受到命运女神的眷顾,魏特曼的虎式坦克忽然冒出黑烟和火焰,最后发生大爆炸,007号坦克的炮塔飞出了十几米远。魏特曼斯人已逝,但其惊人战绩、维卡博莱日传奇和非凡的指挥能力,流传影响至今。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